欢迎访问 银河登入ruitings.com
当前位置: 网站银河登入 > 历史人物 >

李斯怎么死的?李斯的故事

发布时间:2019-10-16 22:14:11 来源:银河登入 点击:
  李斯,楚国上蔡人。年轻时在郡中做小吏,他见公家厕所中的老鼠吃着不洁之物,人、犬走近时,多次现出惊恐的样子。李斯进到粮仓中,观察仓中的老鼠,这些老鼠吃着积存的粮食,住在大房子里,没有人、犬打扰的忧虑。于是李斯叹息说:“人的好与坏如同老鼠啊,在于把自己放到什么环境中罢了!”
  
  于是向荀卿学习帝王之术。学成后,考虑到楚王不值得效力,而六国都弱,没有可以建功的国家,打算西行入秦。李斯向荀卿辞别说:“我听说遇到时机不可懈怠,如今正是争夺天下之时,游说之士掌握着事态发展。现在秦王要吞并天下,称帝统治,这正是不得志者奔忙之时和游说之士的好时光。身处卑贱地位而不考虑改变的人,这是禽鹿见肉而不想吃,长着人的面孔光能走路罢了。所以耻辱没有比卑贱更大的,悲哀没有比穷困更甚的。长期处在卑贱之位,困苦之地,批评世事厌恶利益,自认为追求的是与世无争,这不是士的情怀。所以我将西行游说秦王了。”
李斯怎么死的?李斯的故事
  
  到了秦国,正值庄襄王死,李斯就谋求做了秦的国相文信侯吕不韦的舍人。吕不韦对他有好感,任命他为郎(侍卫)。李斯因此有机会进言,他向秦王分析说:“普通人,是因为离开了他的机会。成就大功的人,在于利用破绽和事端而残忍行事。过去秦穆公的霸业,终究没能向东吞并六国,什么原因?那是由于诸侯还很多,周朝的国运还没衰落,所以五霸迭起轮番尊奉周王室。自秦孝公以来,周王室衰微,诸侯相互兼并,函谷关以东只有六国,秦国乘胜征服六国诸侯,已经六代了。现在诸侯服秦国,如同郡县。凭秦国的强大,大王的贤明,如灶上除尘垢,完全能灭掉诸侯,成就帝业,使天下统一,这是万世难逢的时机。现在如果懈怠不加紧利用,诸侯重新强大,相聚合纵,那时即使有黄帝那样贤明,也不能兼并了。”秦王于是任命李斯为长史,听从他的计策,暗中派遣谋士带着黄金珠玉去游说诸侯。诸侯名士能够用财物拉拢的,便厚赠勾结他;不归附的,用利剑刺杀他。离间诸侯君臣的计策奏效后,秦王就派他的良将随后到来。秦王任命李斯为客卿。
  
  恰值韩国人郑国来秦国做间谍,目标是修筑灌溉水渠,修成后被发觉。秦国的宗室大臣对秦王说:“诸侯的人来侍奉秦国的,大都是为各自的主人在秦国游说,离间秦国罢了,请求驱逐所有的外客。”李斯也在驱逐的计划中。李斯于是上书道:
  
  “臣听说俗吏倡议驱逐客卿,我自认为这是不恰当的。从前穆公寻求人才,在西方的戎地获取了由余,在东方的宛地得到百里奚,从宋国迎来了蹇叔,从晋国到来了丕豹和公孙支。这五人,不出生在秦国,而穆公使用他们,吞并二十个国家,于是称霸西戎。
  
  孝公用商鞅变法,移风易俗,人民得以繁衍,国家得以富强,百姓乐于效力,诸侯亲近畏服,战胜楚、魏的军队,获得千里土地。直到今天,国家仍然安定强盛。惠王采用了张仪的计谋,攻下三川之地,向西并吞巴、蜀两地,北部收服上郡,南部攻取汉中,包围东夷各部,控制鄢和郢,向东占据成皋险关,割取了肥沃的土地,于是瓦解了六国的合纵联盟,使它们争着向西服事秦国,功业一直影响到今天。昭王得到范雎,罢免了穰侯,驱逐了华阳君,加强了王室权力,杜塞了权贵私门,不断蚕食诸侯各国,使秦国成就了帝业。这四位君王,都是依靠客卿的功劳。由此看来,客卿有什么对不起秦国的呢!假使这四位君王拒绝客卿而不接纳,疏远贤士而不加任用,那么国家就没有富足的实惠,而秦国也没有强大的名声了。
  
  “现在陛下得到了昆山的美玉,拥有随侯的明珠、卞和的宝玉,垂挂着明月珠,佩带着太阿剑,骑着纤离马,竖着翠凤旗,立着灵鼓。这几件宝物,没有一件是秦国出产的,而陛下却喜欢它们,为什么呢?如果一定要秦国出产的才好,那么夜光珠璧就不能用来装饰朝廷,犀角象牙的器物就不能拿来欣赏玩乐,郑国、卫国的美女就不能住在后宫,豒马是等骏马也不该养在马棚里,江南出产的黄金白锡就不能使用,西蜀出产的丹青也不能作颜料了。如果用来装饰后宫、充作姬妾、使人赏心悦目的都一定要出产在秦国才行,那么,宛珠装饰的簪子、嵌着玑珠的耳坠、绸帛制成的衣服、锦绣制成的饰物,就不会进献到面前,而且随世俗而美化的娇艳窈窕的赵国女子也就不会侍立在两侧了。只有敲击着水瓶,叩打着瓦罐,弹着竹筝,拍着大腿,呜呜地歌唱,来快活耳目的,才是地道的秦国音乐;而《郑声》、《卫声》、《桑间》、《韶乐》、《虞乐》、《武舞》、《象舞》等,都是别国的音乐。现在舍弃了敲击水瓶瓦罐而亲近《郑声》、《卫声》,撤除弹竹筝而采取《韶乐》、《虞乐》,像这样做是为什么呢?使眼前快意,适合观赏罢了!现在用人却不是这样。不问是非,不论曲直,不是秦国人就让他离开,是客卿的就驱逐他。这样做就是看重女色、音乐、珍珠、宝玉,而轻视人民。这不是用来统一天下、制服诸侯的策略。
  
  “我听说土地广阔粮食就充足,国家广大人口就众多,军队强盛士兵就勇敢。因此泰山不排斥土壤,所以能成就它的高大;河海拣择细小的水流,所以能成就它的深广;帝王不抛弃民众,所以能显扬他的恩德。因此土地不论东西南北,人民不分本国别国,一年四季充实美满,鬼神就会降下幸福,这是五帝三王无敌于天下的原因。现在大王却要抛弃人民,让他们去资助敌国,排斥宾客而让他们去服事诸侯,使得天下的贤士退缩而不敢去西方,止步不再进入秦国,这就是所谓的‘借兵器给敌人,送粮食给盗贼’啊。
  
  “物品不是秦国出产的,但值得珍贵的很多;士人不是在秦国生长的,但愿意效忠秦国的也很多。如今却要驱逐宾客去资助敌国,损害人民去加强仇敌,使得国内空虚而外部又与诸侯各国结怨,这样要求国家没有危险,是不可能的。”
  
  秦王于是废除驱逐客卿的命令,恢复了李斯的官职,终于采用了他的计谋。李斯的官职提升到廷尉。经过二十多年,秦终于吞并天下,尊奉国君为皇帝,任用李斯做丞相。
  
  又拆毁各郡县的城墙,销毁兵器,表示不再使用。使秦朝的土地一尺也不分封,不立宗室子弟为王,不封功臣为诸侯,使以后没有攻战的祸患。
  
  秦始皇三十四年,在咸阳宫摆设酒宴,博士仆射周青臣等人颂扬始皇的威德。齐国人淳于越进谏说:“我听说殷代、周代的王位继承了一千多年,他们分封宗室子弟和功臣,作为自己的辅佐。现在陛下拥有天下,而宗族子弟却只是平民。一旦出了像田常、六卿这类祸患,没有辅佐的力量,将靠什么来拯救呢?办事不借鉴古代的经验,而能维持长久的,我没有听说过。现在周青臣等人又当面阿谀奉承,助长陛下的过失,他们并不是忠臣。”
  
  秦始皇把这个奏议交给丞相李斯处理。李斯认为他的说法很荒谬,就指斥他言辞中的错失,上书说:
  
  “古时候天下分散混乱,不能统一,因此诸侯同时并立,人们说话都是借古讽今,矫饰虚言来搅乱事实。人人都以为自己的学说最好,并用来否定朝廷建立的法令制度。
  
  现在陛下已经统一天下,分辨了黑白,确立皇帝一人之尊,可是各家学说却一起非议朝廷的法令制度,听说朝廷的法令一颁布,就各自根据自己的一套学说来议论它,在家里就在心里发泄不满,在官府外就街谈巷议。以非议君主来扬名,以志趣不同为高明,率领群众来制造诽谤。这种情况如果不禁止,那么君主的威势就会从上下降,而党羽就会在下面形成。这种情况只有禁止才好。我请求,凡是民间有收藏《诗》、《书》、诸子百家着作的,都要清除、烧毁。从命令下达起满三十天还没销毁的,受黥刑,并充当筑城的劳役。不用销毁的是医药、占卜和种植之类的书籍。如果有想学习法令的人,可以拜官吏为师。”
  
  始皇认可了李斯的奏议。没收烧毁了《诗》、《书》和诸子百家的着作,以使百姓愚昧无知,使天下不能再借古非今。修明法度,制定律令,都是从秦始皇开始的。统一文字,修筑离宫别馆,遍及全国。第二年,始皇又巡视天下,对外平定了四方异族,李斯都是有功劳的。
  
  李斯的大儿子李由担任三川郡的郡守,几个儿子都娶了秦公主,女儿们也都嫁给秦族的公子。三川郡守李由请假回咸阳,李斯在家里摆酒宴,百官们都前往祝贺,门前的车马数以千计。李斯不禁喟叹说:“唉!我曾听荀卿说‘事物忌讳太过分’。我李斯原是上蔡的一个平民,街道里的普通百姓,皇帝不知道我愚笨,才把我提拔到这个地位。当今作为臣子的,地位没有处在我之上的,可以说是达到富贵的极点了。事物发展到了极点,就必然衰败下来,我不知道将来的吉凶及归宿在哪里呢!”
  
  秦始皇三十七年十月,始皇出游到会稽山,沿海而上,往北到达琅琊山。丞相李斯、中车府令赵高兼掌符玺令的事务,都随从皇帝出巡。始皇有二十多个儿子,长子扶苏因为屡次直言劝谏皇上,始皇就派他去上郡监督军队,蒙恬担任将军。小儿子胡亥最得始皇的宠爱,他请求跟随出巡,始皇答应了他。其余的儿子都没能随从。
  
  这年七月,始皇到达沙丘,病得很厉害,让赵高写信给公子扶苏说:“把兵权交给蒙恬,到咸阳参加丧礼然后安葬。”信已封好,还没有交给使者,始皇就去世了。书信和玺印都在赵高那儿,只有公子胡亥、丞相李斯、赵高以及始皇所宠幸的宦官五六个人知道始皇去世了,其余群臣都不知道。李斯认为皇帝在外面去世,没有正式确定太子,所以封锁消息。把始皇的尸体安放砺车京车中,百官上奏政事和进献食物都像原来一样,宦官们就从砺车京车里批准百官所上奏的政事。
  
  赵高于是扣留了始皇给扶苏的玺印和书信,而对公子胡亥说:“皇上逝世,没有诏令封立诸公子中谁为王,而只给了长子扶苏一封信。等长子到来,就会立为皇帝,而你却连尺寸封地都没有,对此该怎么办?”胡亥说:“本来是这样嘛!我听说,贤明的君王最了解他的臣子,贤明的父亲最了解他的儿子。父皇临终时,不封赐他的儿子们,有什么好说的呢!”赵高说:“不是这样。当今天下的大权,生死存亡都在于你与我和丞相李斯手中,希望你能考虑。况且让别人向自己称臣和自己向别人称臣,控制别人和被别人控制,难道可以同日而语吗?”胡亥说:“废弃长兄而拥立弟弟,这是不义;不遵奉父亲的遗诏而怕死,这是不孝;才能浅薄,勉强依靠别人来成功,这是无能。这三种行为都是违背道德的,天下人心不会服,自身危险,国家也会灭亡。”赵高说:“我听说商汤、周武王杀死了他们的君王,天下都认为合理,不能算是不忠。卫君杀死了他的父亲,而卫国人称颂他的功德,孔子还记载了这件事,因此这样做不算是不孝。做大事的人不拘泥小节,行大德不谦让。乡里的风俗习惯,和百官的工作也各不相同。因此只顾细节而遗忘大体,日后必定有祸害;犹豫不决以后必定后悔。果断并敢于去做,鬼神都会逃避,后来必能成功。希望你就这样去做。”胡亥喟然叹道:“现在皇上刚去世,还没有发丧,丧礼还没有结束,怎好拿这件事去要求丞相呢!”赵高说:“时间啊时间,短暂得来不及谋算!就像携带干粮骑着快马赶路一样,唯恐耽误了时机!”
  
  胡亥已经同意了赵高的意见,赵高就说:“不跟丞相一起谋划,恐怕事情不会成功,我请求替你去与丞相一起谋划。”赵高就去对丞相李斯说:“皇上临终的时候,给长子一封信,叫他到咸阳参加丧礼,并立他为皇位的继承人。可是信还没有发出,皇上已经去世了,这事还没有别人知道。给长子的信和玺印都在胡亥那儿,确定太子的事,就在你和我赵高的口中。事情怎么办?”李斯说:“怎么能说出这种亡国的话呢!这不是我们做人臣的所应该议论的!”赵高说:“你自己估量一下,你的才能与蒙恬相比怎么样?你与蒙恬相比谁的功劳高?深谋远虑而不失误与蒙恬相比怎么样?不被天下人怨恨与蒙恬相比怎么样?跟长子扶苏有故交又深得信任与蒙恬相比怎么样?”李斯说:“这五项我都比不上蒙恬,而你干吗要对我责备得这么深刻呢?”赵高说:“我本来只是宦官这样的仆役,侥幸因为娴熟狱法文书而进入秦朝宫廷,管事已有二十多年,还没见到被秦王罢免的丞相或功臣,有把封爵传到第二代的,最终都是被诛杀而死。皇帝的二十多个儿子,都是你所了解的。长子扶苏刚强勇敢,对人信任,善于鼓励士兵,他继位的话,必定任用蒙恬当丞相,你就终究不可能带着通侯的印绶回到家乡,这是很明显的。我接受皇上的诏令教育胡亥,让他学习法令已好几年了,没见过他有什么过失。胡亥仁慈忠厚,轻财重士,内心明白但不善于言辞,竭尽礼仪敬重贤士,秦国的公子中没有能比得上他的,可用他作皇位继承人。希望你考虑以后决定这件事。”李斯说:“你还是回去干该干的事去吧!我李斯遵奉皇帝的遗诏,听从天命,还有什么可考虑决定的呢?”赵高说:“安全可以转为危险,危险可以转为安全,安全和危险都没有确定,怎么能算聪明人呢?”李斯说:
  
  “我李斯原是上蔡街道里的平民,皇上之所以提拔我为丞相,封为通侯,让我的子孙都得到尊贵的地位和丰厚的俸禄,是因为要把国家存亡安危的重担交托给我。我怎么能辜负呢!忠臣只有不避死才差不多,孝子不勤劳就会危害自身,做人臣的只是各守本分的职责罢了。你不要再说了,否则就将会使我李斯蒙受罪过。”赵高说:“我听说圣人处世变动无常,能够顺应变化而顺从时势,看到事物的苗头,就能知道事物的根本,看到事物的指向,就能知道事物的归宿。事物本来就是这样的,哪能有固定不变的法则呢!当今天下的权力和命运都掌握在胡亥手中,我赵高能揣摩出胡亥的心意!况且由外部来制服内部就是作乱,从下面控制上面就是叛贼。所以秋霜一降,花草就凋落,春暖冰解水流动,万物就生长,这是必然结果。你为什么迟迟不能明白呢?”李斯说:“我听说晋国变换太子,结果三代政局不安;齐桓公兄弟争夺王位,身死后被杀戮;殷纣王杀死自己的亲戚,不听劝谏,国家变成废墟,终于使国家灭亡。这三件事都是违背天理的,弄得国破家亡,宗庙没有人祭祀。我李斯是人,怎么能参与这样的阴谋!”赵高说:“上下同心协力,就可以长久;内外一致,事情就不会有差错。你听从了我的计策,就永远可以得到封侯,世世代代封爵。而且你也必定有王子乔、赤松子那样的长寿,像孔子、墨子那样的智慧。
  
  如果你放弃这个机会而不肯去干,就连你的子孙都会遭受祸殃。我实在替你心寒。聪明人是能因祸而得福的,你打算如何处置呢?”李斯于是仰天长叹,流着泪叹息说:“唉!
  
  我偏偏遭遇这样的乱世,既然不能以死效忠,又向哪里去寄托我的生命呢!”于是李斯听从了赵高的计谋。赵高就报告胡亥说:“我奉太子你的命令去通知丞相李斯,丞相李斯岂敢不奉命!”
  
  于是李斯就与他们一起谋划,假称受了始皇给丞相的遗诏,立胡亥为太子。另外伪造了一封始皇给长子扶苏的信说:“我巡视天下,向各处名山的神灵祈祷以求延长寿命。
  
  现在扶苏和蒙恬带领着几十万大军驻守边境,已有十多年了,不能继续拓展国土,士兵伤亡却很多,没有点滴功劳,反而屡次上书直言诽谤我的所作所为,因为不能解除监兵职务回来做太子,就日夜怨恨。扶苏做儿子不孝顺,现在赐剑让你自杀!将军蒙恬与扶苏一起在外,不能纠正扶苏的过失,应该知道他的阴谋。蒙恬做人臣不忠,赐死,把军队交给副将军王离。”封好书信并加盖上皇帝的玺印,派遣胡亥的门客送信到上郡交给扶苏。
  
  使者到达后,扶苏拆开信一看,就哭泣起来,他走进内室要自杀。蒙恬劝止扶苏说:
  
  “陛下在外巡视,没有确立太子,派我率领三十万大军驻守边境,派公子任监军,这是天下的重任。如今派了一个使者来,你就要自杀,你怎知这不是诡计呢?请你再请示一下,然后自杀也不迟!”使者一再催促他。扶苏为人仁厚,对蒙恬说:“父亲令儿子自杀,那还要再请示什么呢!”立即自杀了。蒙恬不肯自杀,使者就把他交给狱官,囚禁在阳周。
  
  使者回来报告,胡亥、李斯、赵高都很高兴。到了咸阳,就给始皇发丧,太子胡亥继位成为二世皇帝。任命赵高作郎中令。赵高经常在宫中侍奉皇帝,掌握朝中大权。
  
  二世皇帝闲居无事,就把赵高叫来商议事情,对他说:“人生活在世间,就像六马所驾的车子飞奔过缝隙一样短暂。我既然已经统治天下了,想要充分满足耳目的爱好,穷尽心里所喜爱的乐趣,而又使宗庙安定,百姓悦乐,永远享有天下,直到我寿命终止。我的想法行吗?”赵高说:“这是贤明的君主所能做到的,但昏乱的君主却是严禁的。请让我说吧,我不敢逃避刀斧的杀戮,但希望陛下稍加留意。那沙丘的密谋,诸位公子和朝中的大臣都有所怀疑,但公子们都是陛下兄长,大臣又是先帝所任命的。现在陛下刚刚登位,他们这班人心里总是不服气,恐怕会发生变乱。况且蒙恬已经死了,而蒙毅还在外带兵,我总是心惊胆战,唯恐不得好下场。陛下怎能享受这种快乐呢?”二世皇帝说:
  
  “对此该怎么办呢?”赵高说:“用严峻的法令,苛刻的刑罚,让有罪的人互相牵连受诛,甚至收捕整个家族。诛灭大臣,疏远皇族骨肉之亲;让贫穷的人富裕起来,使卑贱的人高贵起来。把先帝所任命的大臣全部开除,另外任用陛下所亲信的人,同他们接近。这样他们就会从内心感激并归附陛下。祸害清除了,奸谋杜绝了,群臣中没有谁不承受你的恩泽,蒙受你的厚德,这样陛下就可高枕无忧,纵情享乐了。没有比这更好的计策了!”
  
  二世皇帝认为赵高的话很对,就重新制定法律。于是只要群臣和公子们有罪,二世皇帝就把他们交给赵高,令赵高审讯法办他们。赵高诛杀了大臣蒙毅等人,十二个公子在咸阳市被杀死,十位公主在杜县被分尸,他们的财产都收归国家。受牵连的人数不胜数。
  
  公子高想逃亡,又害怕连累家族,就上书说:“先帝健在时,我进入宫廷先帝就赐给我食物,出宫的时候就赐给我乘车。先帝内库里的衣服,我得到过赏赐;先帝马房里的宝马,我也得到过赏赐。我本该陪同先帝死去,却没有做到。这是我作为儿子不孝顺,作为臣子不忠诚,不忠不孝的人,没有名目活在世上,我请求陪同先帝死去,希望能安葬在骊山脚下。请求皇上哀怜我。”接到上书,胡亥非常高兴,召来赵高,给他看公子高的上书,说:“这可以说是情急无奈吧?”赵高说:“做人臣的连担心死亡都来不及,哪里还有心思图谋叛乱呢!”胡亥同意公子高的请求,赏赐十万钱作为安葬的费用。
  
  法令诛罚一天比一天严厉苛刻,群臣们人人自危,想要叛乱的人很多。二世皇帝又建造了阿房宫,修筑直道、驰道,租税越来越重,兵役和徭役没完没了。因此来自楚的边兵陈胜、吴广等人就起来造反,起义从山东发生,英雄豪杰群起响应,各自立为侯王,反叛秦朝,一直进军到鸿门才撤退。
  
  李斯屡次请求给机会进谏,二世皇帝都没有允许。
  
  李斯的儿子李由担任三川郡守,群盗吴广等人向西攻略土地,过往之处无法禁止。
  
  章邯击败吴广等人的军队以后,使者相继去三川查办,并讥诮责备李斯身居三公的地位,为什么竟让盗寇如此猖獗。李斯害怕,但看重爵位俸禄,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。就奉迎二世的心意,想求得宽容。
  
  上书禀奏后,二世皇帝很高兴。从此施行督察责罚更加严厉。向人民收税最重的,被认为是贤明的官吏。二世皇帝说:“像这样才可以说是能实施督察责罚了。”受刑的人在路上络绎不绝,死尸每天堆积在街市上。杀人多的被认为是忠臣。二世皇帝说:“像这样才可以说是能实行督察责罚了。”
  
  当初,赵高担任郎中令,杀害的人和报私仇的事很多,恐怕大臣们在入朝奏事时揭露自己,就劝二世皇帝说:“天子之所以尊贵,只是由于群臣光能听到他的声音,而不能见到他的容貌,所以称为‘朕’。而且陛下年纪很轻,未必什么事情都懂,现在坐在朝廷上,如果对惩罚或奖赏有处理不当的地方,就会被大臣们看出短处,那就不能向天下人显示你的神明了。况且陛下拱手深居宫中,跟我以及侍奉陛下的几个熟悉法令的人等待大臣们把事情呈奏上来,然后再权衡办理。这样,大臣们就不敢再上奏那些疑惑人的事情,天下的人就都会称你是圣主了。”二世皇帝采纳了赵高的意见,就不坐在朝廷上接见大臣,而深居宫中。赵高常常侍侯左右执政,政事都由赵高决定。
  
  赵高听说李斯有话要对皇帝说,就去见丞相说:“关东地区盗贼很多,现在皇上却加紧增派劳役修建阿房宫,搜集狗马等没有用处的玩物。我想要谏阻,因为地位卑贱。这其实是你的事,你为什么不进谏呢?”李斯说:“本来呀,我早就想说了。可是现在皇上不坐在朝廷上,皇上住在深宫里,我有话要说,但无法传达。想要进见,又没机会。”赵高对他说:“你如果真要进谏的话,请允许我趁皇帝有空的时候告诉你。”
  
  于是赵高就趁二世皇帝正在欢宴娱乐,宫中美女在面前侍侯的时候派人告诉丞相说:“皇上正有空闲,你可以来禀奏事情。”丞相于是来宫门求见,这样一连三次。二世皇帝发怒说:“我平常有很多空闲的日子,丞相不来;我正在私宴娱乐的时候,丞相就来请示事情。丞相是瞧不起我呢?还是故意难为我呢?”赵高趁机说:“这样就危险了!沙丘的计谋,丞相参与了。现在陛下已经立为皇帝,可是丞相地位并没有提高,内心也希望能够割地封王。而且陛下不问我,我也不敢说。丞相的长子李由担任三川郡守,楚地盗贼陈胜等人都是丞相邻县的人,所以楚地盗贼公开横行,经过三川郡的时候,李由只是守城,却不肯出击。我赵高听说他们之间互相有文书往来,因为还没有得到那确切情况,所以不敢来告知陛下。而且丞相处在宫外,权势比陛下还重。”二世皇帝认为赵高说得很对。他想要惩办丞相,又恐赵高所说不确,于是就派人去调查三川郡守李由和盗贼勾结的情况。李斯听到了这个消息。
  
  这时,二世皇帝在甘泉宫,正在观赏摔跤和杂戏的表演。李斯不能见到二世皇帝,就上书揭露赵高的短处说:“我听说,臣子如果怀疑国君,没有不危害国家的;妻妾怀疑丈夫,没有不危害家庭的。现在有的大臣在皇上身旁独揽赏罚大权,与陛下没有两样,这就非常不好。从前司城子罕当宋国的宰相,亲自执行刑罚,以确立自己的威信,一年之后就篡夺了王位。田常当齐简公的臣子,爵位在国内没有谁能和他匹敌,私人财富和公家相等,他行惠施德,下得百姓之心,上得群臣之心,暗中窃取了齐国的政权,在庭院里杀死了宰予,又在朝堂上杀害了齐简公,终于取得了齐国。这是天下都清楚知道的事情。现在赵高有奸邪的心志,叛逆的行为,就像子罕当宋国的宰相时一样;赵高私人的财富,也像田常在齐国那样。赵高兼有田常和子罕的叛逆之道,而且窃夺了陛下的威信,他的野心就像韩王己当韩王安的宰相一样。陛下如果不想对策,我恐怕他会叛乱。”
  
  二世皇帝说:“为什么呢?赵高原本是宦官,却不因为安逸而随心所欲,也不因为危难就改变忠心。他行为廉洁一心向善,自从到这里以来,因为忠诚而得到提拔,因为守信而保有禄位。我确实认为他贤良,而你却怀疑他,为什么呢?而且我年轻时就失去了父亲,没有什么见识,不懂得治理百姓,而你又老了,恐怕就要与天下无缘了。我不把国家托付给赵高,又该给谁呢?而且赵高为人精明廉洁年富力强,下能了解民情,上能合我心意。你不要怀疑。”李斯说:“不是这样。赵高本只是个卑贱的人,不懂得事理,贪欲无厌,求利不停,地位权势,仅次于皇上,他欲望无穷,我所以说危险。”二世皇帝已信任赵高,恐怕李斯杀死他,就私下把这些话告诉了赵高。赵高说:“丞相所担心的只有我赵高,我死后,丞相就要干田常所干的事了。”于是二世皇帝说:“就把李斯交给郎中令吧!”
  
  赵高审讯李斯。李斯被拘捕捆绑,关在监狱里,仰天叹息着说:“唉,可悲啊!无道的君主,怎么能为他出谋划策呢!以前夏桀杀死关龙逢,商纣杀死王子比干,吴王夫差杀死伍子胥。这三个臣子,难道不忠吗?然而都不免一死,身虽死了,可是他们所忠的人不对,如今我的智慧比不上他们三人,而二世皇帝的昏庸无道又超过夏桀、商纣和夫差,我因尽忠而被杀死,死得其所了。况且二世治理天下,难道不是乱来吗!不久以前杀死自己的兄弟而自立为皇帝。杀害忠臣,尊宠卑贱的人,修建阿房宫,向天下横征暴敛。我并不是没有劝谏,而是他不肯听从我。大凡古代圣明的君王,饮食有节制,车马器用有限数,宫殿居室有限度,下令举办事情,增加费用却不能有利于人民的,一律禁止,所以能长治久安。现在二世的行为逆于兄弟伦常,不考虑后患;诛杀忠臣,不顾忌灾殃;大规模地建造宫室,向天下加重赋税,不爱惜钱财。这三件事已经做出来了,可是天下人都不会服从。现在反叛的人,已经占据天下一半的土地,可是二世心里还不觉悟,而用赵高为辅佐,我必定会看到贼寇攻进咸阳城,麋鹿将在朝廷游荡了。”
  
  于是二世皇帝就派赵高审理丞相李斯的案件,定罪名,责问李斯和他的儿子李由谋反的情况,逮捕了李斯所有的宗族和宾客。赵高审讯李斯,拷打了他一千多下,李斯忍受不了疼痛,只好屈打成招。李斯之所以不自杀,是因为自认为能言善辩,有功劳,确实没有谋反的动机,希望能够有机会上书自我辩解,希望二世皇帝醒悟而赦免他。李斯就奏书递交以后,赵高叫狱官弃置不上奏。赵高说:“囚犯怎能上书!”
  
  赵高指使他的党羽分为十几批,假扮作御史、谒者、侍中等官员,轮流去审讯李斯。
  
  李斯改成用实情对答,赵高总是派人再拷打他。后来二世皇帝派人向李斯验证口供,李斯以为又同前几次一样,终于不敢改变口供,表示服罪。赵高把判决呈递上去,二世皇帝高兴地说:“没有赵君,我几乎被丞相出卖了。”等到二世皇帝派去调查三川郡守的使者到达三川时,项梁已经杀死了李由。使者回来时,又正值李斯被交给狱官看管,赵高就伪造了李由谋反的罪状。
  
  秦二世二年七月,李斯被判受五刑,在咸阳市上腰斩。李斯走出监狱,跟他的次子一同被押解,回头对他的次子说:“我想和你再牵着黄狗,一同出上蔡东门去追逐狡兔,还能办得到吗!”父子两人就相对痛哭。三族的人都被诛杀。
相关文章推荐:
  • 九种酷刑诛杀李斯 惨不忍睹
  • 李斯简介,李斯怎么死的?李斯的故事
  • 李斯简介,李斯个人生平资料
  • 李斯为什么要杀韩非?李斯因妒杀韩非的故事
  • 韩非子的死与李斯有关吗?韩非和李斯什么关系?
  • “半斤八两”什么意思?和李斯改革有关
  • 李斯谏逐客
  • 如何评价李斯?名人对李斯的评价
  • 李斯的老鼠哲学:“我”要当一只粮仓里的老鼠
  • 李斯怎么死的?李斯的结局怎么样?
    顶一下
    (0)
    0%
    踩一下
    (0)
    0%
    推荐